导航: 主页 > 静心阁 >

静心阁

【张北文艺·原创文学】时光深处(三)2019-08-23


  香港马会刘伯温挂牌,任丽红,笔名,蕊叕。生于1980年2月。黑龙江人,现居河北张家口,大学理工科教师,文学爱好者。诗词作品散见于《北上广文学》,《上海诗刊》,《广州诗刊》等刊物杂志。小说作品发表于《小说阅读网》和《飞卢小说网》。

  阿花在婶娘的催促声中,来到院子里,她要去果园里找春生哥。来到春生家一个多小时了,一直陪着婶娘,还没见到春生哥的面。这件事对婶娘的打击无疑是沉痛的,不知道春生哥怎么样了?阿花的脑海里浮现出春生哥阴郁的脸,是啊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媳妇跟别的男人跑了,这恐怕是这世间最沉痛的打击,因为这关乎一个男人的脸面。

  不巧的是,此时,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 。阿花不想回去跟婶娘拿雨伞,她害怕婶娘的唠叨,她也害怕春秀那张不饶人的嘴。阿花在自己车里翻找了一遍,也没找到雨伞,阿花的心里一阵烦乱。

  阿花和春秀是三十多年朋友,彼此熟悉,彼此了解。阿花知道,春秀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
  记忆的洪流瞬间决堤,过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。这十几年,阿花竭力的把与春生哥的那段记忆藏在心底,自欺欺人的不去想起,而此时,这一切都赤裸裸的呈现出来。阿花再也不能无视它,再也不能压制它,再也藏不住了。

  雨,淅淅沥沥的下,透过模糊的泪眼,阿花环视着这青山,这树林,这花草,这石阶,这熟悉的一切。

  在这里,阿花摔倒了,擦破了膝盖,阿花哭了,春生哥安慰她,给她讲笑话,逗她笑,她耍赖的要春生哥背着走。

  在这里,春生哥采了一束野花,学着电视里的王子,单膝跪倒献给她,“美丽的公主,请收下我的虔诚。”

  在这里,春生哥躺在草地上,嘴里叼着一根枯草,她给春生哥读《安娜卡列尼娜》,春生看天也看着她。

  这条路,阿花走的很慢,她想把这十几年的过往重新拾起。她知道,她每走一步,就离他的春生哥更近一步。她恨自己,恨自己当年那样无情的转身,留下春生哥一个人守着那份记忆,一个人承受着那份孤独。

  春生正拿着铁锹清理果园的排水沟。春生没有穿雨衣,就那样一任雨水淋着,偶尔用手擦一下脸颊,春生擦去的是雨水?汗水?亦或是泪水?

  初三毕业的那个夏天,阿花和春生就坐在那棵枣树下,阿花吃着春生哥给她摘的枣子。

  “不去了,我没考上一中,如果去二中,考上大学的机会很小。爸爸一个人太辛苦了,我长大了,我打算帮爸爸一起经营果园。”春生说。

  “阿花,你去上学吧,用功读书,我知道,你一直想走出大山的。”春生说着,眼睛里有一丝不舍。

  “嗯,我一定会用功的,将来能有一份好工作,最好能住别墅。”阿花憧憬着未来。

  阿花从回忆里挣脱出来,不着痕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努力的整理好情绪,也向着春生走去。

  春生从阿花手里接过雨伞,又给阿花撑在头顶,他自己早就淋湿了,根本不需要撑伞。春秀说的没有错,春生是处处照顾着阿花,就连雨伞都舍不得让她撑。

  “我没事……别担心……真的……”春生有些无措,以为是自己的事让她流泪,春生一边拘谨的抬手给她拭去脸上的泪,一边又结结巴巴的安慰她。

  春水出生,春林初盛,春风十里,不如你,感谢冯唐。春生哥之于阿花就是那春天般的存在。

  春生比阿花高出一个头,阿花不得不仰起脸才能看的到春生。阿花仔细的端详着春生的脸,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,有十多年没能仔细的看过了。自从阿花结婚之后,为了避嫌,阿花尽量的与春生保持着距离,没有事的时候尽量少来往。春生也明白阿花的心,在与阿花一家的交往中扮演的就是一个相识多年的邻居哥哥的角色。所以两家人的来往不是很密切,但也一直有联系。上一次和春生哥见面,还是半年前,春生送儿子晓林去市里上高中,顺便给阿花带了一些山里的蘑菇和榛子。

  今天,阿花没有回避和春生哥的对视。春生依然是那个帅气的春生,高大挺拔,浓眉乌目,单眼皮,但炯炯有神,鼻梁挺直,方脸薄唇,嘴唇习惯性的抿着。十几年的日晒雨淋,十几年的体力劳动,使春生哥褪去了当年的青涩,而更加健壮,更加成熟。

  阿花知道,春生也端详着她,这些年春生哥应该和她一样,不敢仔细的看她的脸。

  但阿花不知道,此刻的春生看着她消瘦的脸颊,一阵一阵的心痛。人到中年,本该发福的年纪,她却瘦了,他知道她的生活并不顺心,但他却无能为力。她的消瘦并不明显,这世间恐怕只有春生一个人能看得出来,连阿花自己都没有觉察自己瘦了。

  “春生哥,回家换衣服吧,都湿透了,当心感冒啊。”阿花也心疼春生,春生哥啊春生哥,这点活什么时候不能做,偏偏要下雨的时候做,又不穿雨衣,淋感冒了怎么办?

  但对春生而言,大山,果园,阿花,是他生命的全部。如今他失去了阿花,他就把生命的全部热情交给了这大山和果园,融进了这里的一草一木,这里就是他活着全部意义。

  “嗯,几年前,我重建了,山里活忙的时候,我住在这里,就不每天都下山了。”春生道。

  “阿花,你先坐一会儿,我去洗一洗,换身衣服。”春生给阿花倒了茶就进了洗漱间。

  阿花喝了一杯茶,就起身参观这房子。这房子没什么特别之处,就是普通的农村里常见的砖瓦房,不大,但干净整洁。但当阿花来到书房时,她惊呆了。书房不大,三面是书柜,书柜里满满的都是书,文学类,经济类,哲学类,码放的整整齐齐……

  “春生哥,你不上高中了,但是,你要继续读书啊,我可不想你变成我爸爸和你爸爸那样的农民。”阿花坐在草地上,用手揪着地上的小草,眼睛里含着泪,也含着期望,用有点哽咽的声音对春生说。

  当年的一幕浮现在眼前。阿花的一句话,春生牢牢的记得。“我会的。”这世间最简单的一句承诺,春生踏踏实实的践行着。

  阿花像抚摸婴儿一样,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那些书。阿花抽出其中的一本《安娜卡列尼娜》,扉页上,春生哥俊朗的字迹映入眼帘——“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不要悲伤,不要心急,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,相信吧 ,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。”

  阿花记得,这句诗是她读给春生哥的。书里很多地方都有春生的字迹,有对人物的理解,有对生活的感悟,有写给书中人物的话,也有写给自己的话……

  阿花深深地感到羞愧,自己是上了大学,进了城,不再是农民,但是,这么多年,真的很少读书。阿花深深的感到自己精神上的匮乏……

  “啊,这些年,山里的活都是雇人做,那些书都是闲的时候打发时间的。”春生有些局促,有种隐私被窥见的羞赧。

  “阿花啊……我不想给你打电话的……是我妈她给拨通的电话……”春生不知道怎样解释好。

  阿花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安慰春生哥,春生也不再说话,只有窗外的雨依就沙沙的下着……



友情链接:

静心阁,静心阁心水论坛,静心阁559955,静心阁99876资料,995599co静心阁,静心阁资料区99876,品特轩静心阁559955,静心阁博彩论坛99876,静心阁559955开奖资料。